《婵娟叹》作文阅读

                 婵娟叹
    月者,天星也,俗与日对。古尝求其萌生,臆造为盘古右目。上有宫曰广寒,有仙曰嫦娥,其余玉兔桂树,皆为佳物。贻以美称,如婵娟,玉盘之属。皎皎明月斜倚空中,观芸芸众生,望千年兴衰,岂弗为人子思耶?
                 南唐                
    “无言独上西楼,月似钩,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。”
    一抹玄色扶上楼阁,一对眸光收月其中,双眉紧锁,薄唇轻抿,修指轻扶坚木,哀愁盈膺。来者何人?南唐后主,李煜也。
    煜诚为亡国之君,名封公拜侯,实寄人篱下,生死抉择不在己手,握他人掌中也。故终日郁郁,至夜深难眠,遂披衣登楼,独语寒月。于父兄之愧,故国之悯,黔首之戚,何甚哉!远眺半轮残月,朦胧间竟见(xian)亲容。霎时千言万语徘徊喉舌间,几番踌躇,终难成文,惟觉凛凛秋风飒飒穿庭,复辟之念,如“水中月,镜中花”耳。
    月自无言,默布一地流银。
                  南宋
    “三十功名尘与土 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”
    月静悬大宋边疆上空,熠熠月辉与漫漫黄沙融汇,金银交织,恰似锦绣华缎。美则美矣,而颇凄神寒骨,更寂寥幽冥,蕴凌然肃杀之势。一将端踞骏马之上,手扶腰间剑,极目远眺。何处为皇都,何处为故乡。大风起兮尘飞扬,微眯眸,回顾身后幢幢青纱帐。
    月知其,姓岳名飞字鹏举,乃一员虎将也;月知其,于郾城大败金军,率虎狼之师驰骋疆场;月知其,从戎杀敌逾十年,收畴昔之失土不可计数。然岳飞观月,于天子策勋赐华庭广田,决然回以“北虏未灭,臣何以为家?”之时;于一十二道金牌如雷轰顶,悲愤交加之时;于身陷囹圄,携镣竭力疾书“天日昭昭,天日昭昭”之时。
    寂夜孤亭风波出,奸佞当道万骨枯。鸠酒疾拂穿喉腹,玉山崩倾难再扶。
    月亦无言,暗入莘人酣梦。
   哀人观月,遗G叹戚戚然;志士观月,遗铁骨铮铮然。纵观上下五千年,高瞰疆域逾万里,如此者,岂弗蕃然焉?而月亘古不变,踞于一方,悬于人心。皎月当空,君生何思也?
   月仍无言,静品岁华流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