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热岛》作文阅读

  热岛效应(Urban Heat Island Effect):由于城市建筑群密集、柏油路和水泥路面比郊区的土壤、植被具有更大的吸热率和更小,的比热容,使得城市地区升温较快,并向四周和大气中大量辐射,造成了同一时间城区气温普遍高于周围的郊区气温,高温的城区处于低温的郊区包围之中,如同汪洋大海中的岛屿,唤作城市热岛。人们把这种现象称之热岛效应。

  一

  城市里的闷热就好像钢筋水泥的坚硬。

  妈前几天上来一次,家里的温度是那么湿凉,上到县城以后就不觉得会有很冷,连在家里穿的厚衣服都穿不住了,虽不敢说热浪,但我确实感受到了温差的变化。我想起每个早晨的跑操都会出上一身汗,你看不出是不是在怅望灰天。

  明明是秋天,却没有秋天的气息。

  只不过太阳的光不再那么刺眼了。

  落叶只顾满世界狂欢,不知是有几夜的风能够留下。我感觉不到冷静下来的渗透,他来的快,走得也快。从高温到低温用不着什么温差,锋面总会来临,你的衣着便是一个不能再好的证据。还有这里应该属于秦岭淮河以南。

  人们借助袜子来驱散脚底的凉意,女性尤是如此,甚至部位更多。这样的天气让什么搭配都不会太过于单调。只不过我不注意那么多。虽然我知道城市里的女孩比乡下时尚得多,漂亮的多,但这都是无心顾暇的。我身上变化的只有夏装与冬装的校服,线条却是一直延伸。和阳光糊在一起很柔和。

  地理书上接触了热力环流,风的形成。显而易见有一个名词叫做热岛效应。因为城市的温度比郊区高,当然大小得看密集程度。理论知识总要有的,但就好像我这一生听过了无数道理,却依旧过不好一样。

  我们不就正处在热岛中央吗。

  夏天的味道浓厚的难以散去,但不少人依旧兴致勃勃。校园足球赛特别激烈,壮哉我庐陵足球。草坪上没有留下任何痕迹,一如飘散在风里的呼喊。数不清楚有多少汗水渗进了土壤。和军训一样精疲力尽,却又声嘶力竭。

  很多个晚上裹着毛毯度日,勒紧一点日子也都还过得下去。一个人的心该收的时候也要就此打住。一个人会逐渐地习惯报喜不报忧的日子。虽然日子很明媚,但生活终究是欺骗了我自己。跟城市有了更多打交道的机会,人情的冷暖却让人透不过气来。

  风可以萧瑟,无论车辆是否冒着烟光。

  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团火,只不过过路的人看到的只会是烟。

  城市里的雨下的比乡下还要小,不足以驱散闷热,只会带来潮湿。很难再找回烟雨迷离的感觉,她称不上雨,上升气流的威力大抵如此,当然不是气旋。也许有一天,会有一川烟草,满城风絮,梅子黄时雨。那样我们都可以轻吟浅唱。

  城市的冷热变化也快,没有山野的气息,尽管周围有的是山,而城里有的是热量。

  二

  这座城一夜入秋也是极平常的事情。

  可是热岛依旧保持着热闹不变。

  每天早上起床望得见天上明晃晃的月亮,在空中并不耀眼,不比太阳。四下里漆黑一片,只有月光在流淌。这是在很多古诗里的意境,只不过我体会到的是最后的冷月清秋。见不到太多的光。

  学校里特别热闹,只不过热闹是他们的,而我什么也没有。我是这个岛屿的外来者,我不知道有多少人也在适应,还是说根本忘记自己的敏感。体育课跑完操后同学们躲在阴凉处歇息有说有笑,而我坐在草坪上让太阳晒。太阳还好,只是距离甚远。我也感受到周围的热气,草坪上也只我一个人。有一个以前的同学问我是不是不合群。

  我很想回答,是的。不过我不可以。他们都特别好,我没有怪罪他们的意思。

  老师们都不厌其烦的讲着自己这门学科的重要性。文理科每年都是如此,我们是文理分科,赶不上新高考,不是是好事还是坏事。文科老师大多听天由命,无可奈何,作为一种陪衬。带理字的学科绝不讲理,像某理。

  艰难前行,却难以适应。

  天气变冷的同时更加迫切地需要热,报团取暖却不太现实。班主任说,心往一处使,劲往一处想。每个人却各有各的顾虑,一个班聚不到一起来。我只想说我为这个班我真的努力了,庶几无愧。

  这就是一个同以前有根本上不同的环境,而物质是可以决定意识的。是不是越优秀的同学就越自私,这只是一个论题而不是结论。有一个标签叫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,我庆幸我不是这样的人。

  我只是坐在冷板凳上,只是冰冷而已。我就像是臭鼬屁股做的毛毯,至少目前没有人会接近我,而形式不过是过场。他们总能带来温暖,只是我感受不到。圈外人再努力,也很难交到以前在圈外的朋友自成一圈。

  空调真是奇妙的东西,只需紧闭门窗就能再现热岛的热与力。少了空气的流通,幸好墙是漏风的。外面的冷空气难以与暖空气见面,里面的空气始终如一,却也有分化。只是许久不开的空调有一股异味,天知道里面会有多少灰尘。

  最难受的是教室里混合的味道。屁的味道不是很好笑,包括打嗝的味道。蛋黄的味道,包子的味道,水饺的味道捆在一起,真真大杂烩。或者会有那么一句话,真香。

  在外面的走廊上能看到的风景有限,好在是三楼。虽说风没有暖意。

  消耗的热也就算了吧。

  三

  这种天气用热岛来形容似乎不太正确。

  但这曾经是热岛,将来也会是热岛。

  班主任经常骂我们,文理分科很快就会来了。高中,那是层次分明的,你在哪个层次很大程度上决定你的未来。注意,只是很大程度。

  应该是文理分科的末班车了,句号也该在某一年画上了。再也无需前思后想,一切岂非已然过往。有很多人摇摆不定,而我早就有了打算。理科多少名之后是被直接打入文科班,当然我不至于沦落到这种地步。我只是很主动的填了文科。我还是逃过了一些人,这个班只是暂时的,总会冷清下来。

  大家都不看好我学文,但不会有人会真正在乎的。我爸还是物理老师。听了父母劝我选理科的话,我十分感动,选了文科。我很固执,我相信自己的选择,这是我想了很久的路。突然记起一句话,期末考试如何用实力证明全市有多少人?到时看自己的排名你就会知道全市有多少人了。

  “你学文科真的不后悔吗。”一个女孩子问我。

  “肯定不会后悔。”我明白我连优秀的边都挨不到。但我是深思熟虑过的,那就没有必要再去担忧了。隔壁班有一个同学,成绩比我好太多太多,有这么多老师劝她学文科,冲击清华北大,甚至于年级主任。而只有班主任找我谈了话。我是有点渴望来一场冷雨的,不必隔伞,就打在身上。

  我毫无优势可言,如果硬要说我还有什么优势的话,那就是我还没有失去的东西罢。

  爸同意我学文科了。夜晚在寝室里,我把自己蒙在被子里无声流泪。我不能够哭出声,也不敢哭出声。这一个选择就像是海枯石烂的漫长。被子里特别闷热,我辗转反侧,求不得一丝安宁。那些热流缠住了我,可我现在并不欢迎。这是很多年来未曾想过的事情。

  我或许败北,或许迷失自己,或许哪里也抵达不了,或许我已失去一切,任凭怎么挣扎也只能徒呼奈何,或许我只是徒然掬一把废墟灰烬,唯我一人蒙在鼓里,或许这里没有人把赌注下在我身上。“无所谓。”我以轻微而果断的声音对那里的某个人说道,“有一点是明确的,至少我有值得等待值得追求的东西。”

  现在已经入冬了,热岛也冷下来了。大家都穿上了棉袄抵御寒风。我不需要太多的牵挂,我想我可以做好我自己的。至少现在是如此。我心里很热,喘不过气。我该去穿越焚风,在自己的路上奔走。

  又快是新的一年了,祝每一个人新年快乐,也祝热岛新年快乐。

  我在热岛间找路,却寻不到一分热气。